肆海足球俱乐部位于山东省滨州市,一座普通的地级市,他们的教练员,扎根全市中小学,致力于让更多孩子喜欢并热爱踢足球。今年年初徐志斌来到肆海足球俱乐部,担任青训教学总监,此前他曾出现在肆客足球的《圈内人》栏目,以哈比足球联合创始人身份。

在这里,教练员们更喜欢叫徐志斌为老徐。徐志斌是四川人,大学在山东大学就读,毕业后在山东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一次偶然的机会,徐志斌看到一段视频,是对北京一家知名的青训机构英国创始人的采访,讲述了这家机构专注于中国草根足球发展经历。

谈及那段北漂时光,老徐感慨虽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也不坏,生活不也是这样吗?

2015年前后,体育行业成为风投者追逐的对象,老徐也变成哈比足球联合创始人,致力于“本土化”青训教练培养。

当时社会上足球教练培养模式大致分为两种,一种为聘请欧美等外籍教练开展授课,一种为本土教练授课,哈比足球就属于后者。哈比足球已在国内20多个城市开班30多期,培训教练员近3000人,惠及国内近600家青训俱乐部,可以算得上是国内社会化教练培训第一品牌。

4年时光过去,行业内多家当年拿到千万融资级别的创业公司纷纷倒下,仅拿到100万融资的哈比足球却依然活着,但也来到生死存亡关口。

公司不得已遣散部分员工,徐志斌和其余2位创始人,把办公地点从北京搬到广州,以最小成本运营哈比足球。

他们尝试改变,想要把自己“DGC动态训练”的教学体系落地到全国,以加盟的形式,赋能社会上的青训俱乐部和校园足球,但推进缓慢,很大原因便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没有更多的资金为教学服务买单。

一年多以前的某一天,老徐接到一个自称山东鲁能足校校长的电话,让他去足校给学生们上一堂课。

来到鲁能足校,见到校长本人,老徐放下内心戒备,结束4个小时谈话后,他被邀请给球员上一堂公开课。课后,校长很满意,提出合作的条件和可能。

此时,位于山东滨州的肆海足球俱乐部也向徐志斌发出邀请,俱乐部老板此前是哈比足球学员。2年半以前,他把在哈比足球课堂上讲述的动态训练等方法,运用到俱乐部教练员内训中。同时肆海足球俱乐部在滨州深耕多年,在校园足球青训方面积累有丰富人脉、学员等资源。

如果选择鲁能足校,凝聚3位创始人4年多心血的哈比足球“本土化”教练培训课程可能就此消失;去滨州,可以继续进行哈比足球教练培训课程,甚至把滨州变成全国“哈比足球教练系”大本营。他们经过反复讨论,最终做出转战滨州决定,开创足球创业下半场。

“圈内一直在呼吁,我们要改变青训思路,但这些年鲜少看到改变”,徐志斌说。

办公室对很多青训机构都是伪需求,平日里教练在球场带孩子训练,结束后就回家。在办公室办公对这个行业来说远不是职业规范。现在老徐要求他们,需到公司打卡坐班,定期召开内训和例会,给教练员公司白领一样的管理要求和任务分工,从训练到办公全方位提高教练员的职业素养。

老徐制定了一套教练员评级系统,所有教练接受统一考核,定期上交学习总结,并以此作为排课标准,与个人报酬直接挂钩,改变之前“按资排辈”等一系列“江湖做派”规矩。

以前,一名教练员收入高,很可能与执教能力无关,他或许只是来到早,资历老;也可能是社交能力强,与球员家长关系好,复报率高。

老徐想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大家“按能所得”,让教练员们把心思全部放到提高执教能力和工作规范性上来。

青少年教练员带一支队伍不宜超过2年,长期带一批球员弊端会日益明显。除了小球员足球技能上的发展会受到单一教练员能力的限制外,很容易使队员和家长对其产生情感上的过度依赖和牵绊,会引发一系列不良连锁反应。

一直秉持“足球育人”理念的老徐,认为在校园足球领域,小朋友应该尽可能接触更多教练,不管是技战术角度还是个人成长方面。

这些异于往常的变动,触碰到俱乐部一些教练员的情感和利益,开始出现抵触情绪。行业内比较常见的教练员带着球员离开俱乐部的剧情也开始在肆海上演,并且给当时的俱乐部发展带来了阵痛。

这一系列变动,老徐内心早有准备。通过组织不同活动,增进外地教练和本地教练之间沟通,开辟新的俱乐部生源。近期也带领教练参加热刺在上海组织的活动,甚至登上CCTV-5《天下足球》栏目。这些举动,让很多教练内心疑虑慢慢消失。

一些哈比足球教练培训学员,得知老徐在滨州投身校园足球青训,辞掉工作,慕名前往投靠徐志斌。朱子悦2017年毕业与上海外国语学院印地语(印度官方语言)专业,这是一个每隔4年才招生的专业。

学生时代,朱子悦一直热爱足球,进入大学后,他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所学专业。大三时期,朱子悦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在英国学习体育管理的学生,通过教练培训,考取教练证的故事。受此启发,大四他准备申请德国科隆体育学校,但由于与本科专业跨度太大,德国领事馆拒绝了签证申请。

不能前往国外学习,朱子悦开始在网上查询国内相关教练培训,但国内教练培训更多是官方性质,需要相关经历,这一条件,直接把朱子悦拒之门外。

最初他什么都不懂,哈比L1教练培训时交了白卷。一年多在上海外教机构的学习,他逐渐开始有能力带领小球员训练,并成为这家机构第一位中方教练。

关于未来,朱子悦想跟在老徐身边再学几年,然后前往英国深造,继续自己足球教练梦想。

晏宁来自湖南长沙,是一个11岁男孩的爸爸。从事足球教练之前,他做过很多职业,时间最长的是大巴车司机。儿子在学校接受足球训练,是校队的一员。此前,晏宁在场边看儿子训练,教练时常对小球员打骂,自己儿子也经常跟他说,不想去训练。

晏宁逐渐意识到这不是校园足球青训该有的样子,孩子似乎已经成为教练赢球的工具,他开始关注一些青训公众号,想深入了解这一领域。

2016年夏天,他带领儿子来到北京,参加哈比足球举行的夏令营,令他好奇的是,儿子一反常态,即便脚受伤,却依然想去参加训练。自己孩子在哈比课程中体现出的惊人内驱力让他深受震撼。晏宁联系上哈比足球负责人,加入课程学习中。

怀着对老徐的认可,和对哈比足球课程的认同,已经有7名哈比足球学员来到滨州,全职投入校园足球青训工作。每个月也会有若干教练员从各地自发来到滨州观摩和学习。“新学期开始后,应该还有几名学员过来,滨州已经成为全国‘哈比系’教练的大本营”,老徐开心的说道。

采访发生在“哈比杯”全国青少年锦标赛期间。“哈比杯”是建立在哈比这个IP在国内的知名度,以及哈比系的教练散落于全国近300座城市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一个充满“哈比系”风格的独特赛事。

相比起第一届在广州办赛时只有屈指可数的“哈比系”球队参赛,第二届在鲁能足校办赛时“哈比系”俱乐部的参赛球队已经达到总球队数的近三分之一。

而这次老徐来到鲁能足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项,就是足校对哈比又提出了新的合作意向。经过连续三天的沟通,足校和哈比在教练培训方面的合作意向更加明朗。

哈比杯刚结束,在假期中的老徐受到中国足协青少部领导的邀约,到北京进行当面交谈。

《从球商说起》这本书由哈比足球在2018年出版,是国内唯一一本青训理念类图书。

销量平平,但是详细介绍了哈比足球所推崇的“DGC动态训练”以及相关理念,一时成为“哈比系”教练的必备书籍。

在新时期足协也开始更加开放,尝试主动与社会力量结合。而这本书则给了哈比足球更多展示和介绍自己的机会。

足协郭老师也是受了这本书的影响找到了老徐。两个小时的愉快沟通后,哈比足球得到了青少部的肯定和赞赏,老徐紧绷的心也松了下来。本以为会被“掏红牌”,得到的却是未来合作的意向以及下一次哈比培训的支持。

当被反复问到哈比足球需要什么帮助时,老徐仔细想了想说,我们现在就是走好每一步就好。在滨州肆海完善我们的教练团队,在国内开好每一期教练培训,这也就是哈比目前唯一需要做的事情了吧。

有关哈比足球教练课程在校园足球的运用,通过晏宁对训练内容的讲述,可以窥知一二。譬如热身,尽量杜绝机械式的跑圈热身,绕杆射门等静态训练,而设置一系列贴近比赛的有趣活动,孩子们在完成游戏的过程中,达到生理准备、心理准备和与课程相关的效果。

关于五人制训练中的进攻和防守,教练并不会用成人比赛的阵型以及任务分工来刻板要求球员。青少年足球拥有区别于成人足球的另外一种逻辑,一些简单的进攻原则和防守原则,可以发挥出比成人复杂战术更有价值的效果。

“用成人足球的理解过早地对青少年非精英球员进行指导, 这是目前大部分教练和小球员都感觉在互相折磨的主要原因”,晏宁非常肯定地说道。

平日里,不过分强调比赛胜利,校园足球领域,重点工作应该是让更多孩子喜欢足球这项运动。

他们曾举办过一项比赛,队员随机分组,不计胜负排名,甚至没有明确的边界线,每个孩子都有机会上场踢球,比赛结束都会获得一个奖牌。

比赛之前,很多家长表示反对,认为这根本就是在胡搞,但看到孩子们露出真诚笑容,全情投入,慢慢认可这种兴趣激发式的比赛。

在小学低年龄组阶段,要求孩子更多的持球,而不是传球,因为受制于身体、力量等因素,他们触球和传球准确性都不高,如果强制要求传控,只会导致失误率增高,打击球员自信心。

“那是因为人家是经过挑选的精英梯队,而我们要达到的目标是,在同等水平下,取得最好成绩。”晏宁解释了这套理论实际运用场景。上升到理论层面,激发孩子对足球这项运动的兴趣,才是校园足球青训的出发点和归宿。

近些年,足球热带动青训热,职业俱乐部和社会培训机构,纷纷花重金聘请外教,教授孩子足球。老徐则带领着哈比足球,开创本土化教练培训体系,并逐渐得到官方机构认可。两种发展模式是否有优劣之分,它们会对中国足球未来产生何种影响,需要时间去解答。

在市场化冲击中,老徐率领着哈比足球教练反哺校园青训,并在日常教学中不断修正理论与现实的偏差。

谈及校园足球青训时,老徐的教练团队会更多从小孩子兴趣本身出发,不一味追求足球技战术提高,通过一系列场景训练,达到发掘球员兴趣的作用。在中国校园足球人口尚处贫瘠的现状上,这一套理论比专业体制化训练更具现实意义。

关于足球兴趣培养,著名足球评论员张路曾提出:校园足球瞎踢有理,并以此创立“围栏足球”,倡导孩子们摆脱束缚,尽情享受皮球带给他们的快乐。

哈比足球从借鉴各国青训基础的共通点开始,通过在国内持续开展Level 1~3的教练培训,不断完善他们专注培养孩子球商的 DGC 教学体系:Decision making、Game-related、Creativity,这应该是目前国内摆脱“教条式”青训,算是起了个好头的探索之一。

足协尝试与社会力量展开青训合作,这个市场也需要更多“老徐”式新生力量注入,共同为整个青训水平提升出谋划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